• 你好,歡迎來到四川省關愛下一代工作委員會
  • 2019-10-24
  • 星期四

馮秋紅:越逆境 越生長

日期:2016-10-19  來源:本站  瀏覽:284次


馮秋紅:越逆境 越生長

從南充市關工委聽到馮秋紅的一些勵志故事時,工作人員說,這孩子挺不容易,你見了她就知道了。與馮秋紅見面時,19歲的小姑娘沉穩道,我從小是被幸福包圍著成長的。兩者說法截然不同,因為他們從不同的角度看待“幸福”。外人得知馮秋紅的家庭狀況多是同情和憐憫,而女孩自己卻能從多年磨難中汲取溫馨親情。

他們都愛著我

馮秋紅的母親患有精神分裂癥,在她從小到大的記憶中,母親每次病發都伴隨著歇斯底里地尖叫和暴力,以及全家人費勁阻礙后的精疲力竭。她們家在西充縣羅家村,和他們住在一起的外公外婆身體不好,不能做重活,全家的生計壓在父親一個人肩上,還得負擔母親的醫療費用,全家幾乎是省吃儉用的將馮秋紅拉拔大。從小家里就特別寵她,就算條件不好,她也是在蜜罐中泡大的。也因為家中的現狀,馮秋紅早熟而懂事,她不想給家里添麻煩。

她的父親在廣州打工,“他沒什么文化,就是做些苦力活。”說到這里,馮秋紅的眼眶紅了,“家里條件不好,大家都是省著錢用的。有一天很熱,父親來學校看我,他特意給我買了新衣服,但他身上穿的分明就是舊長褲剪成的短褲……”就算條件再困難,馮秋紅從小到大沒少過吃穿,家里人總是盡可能地讓她無憂長大。

父親和母親結婚時,母親已經有些病癥征兆。馮秋紅說,母親小時候是念過書的,是老家那一塊兒出了名的才貌雙全,就算到現在,在偶爾清醒的時候,母親還能背出當年學過的英語單詞。

馮秋紅初三的時候,母親曾清醒過一段時間,她喃喃自語:“我怎么會得這種病?”在她記憶中,母親發起病來六親不認,父親肩上一道細長疤痕就是母親當年拿刀砍的,但就算這樣,她也從未傷害過自己的孩子,就算神智不清,她也下意識的記得那個從自己身體里分娩出去的鮮活生命。

小時候不懂事,馮秋紅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討厭自己的母親,因為她發病時的猙獰和暴力,也因為她總是粘著馮秋紅,像個小尾巴似的一直跟著女兒轉。偶爾有同學來家里玩,母親還會神叨叨的將這些人趕走,她下意識覺得這些人是來搶女兒的“壞人”。這些舉動都讓小小年紀的馮秋紅很是尷尬,本來來往的朋友就不多,因為母親的“瘋”,朋友們就更少了。

隨著年齡增長,馮秋紅在外時間變多,她越發想念家中的親人,也會想起母親。母親沒發病時反應遲鈍,但始終記得女兒,在馮秋紅打給家中的電話中,母親會含糊不清的念叨“想你了”;在外打工的父親每次回來都會拿錢給母親,她并不清楚這些“紙張”的意義,但卻會攥緊,在女兒回來時塞進她手里,“她的東西都會給我,不管是什么東西都會給我,每次回去她都會跟著我走動。”馮秋紅聲音有些哽咽,成熟的她已經理解了“母親”這個稱呼的意義——我就算忘記了全世界,也不會忘記你。

馮秋紅記憶中,外公是位倔強的老人,脾氣一上來,全家都勸不住。現在年紀大了,雖說生活自理沒有問題,但重活不能碰,也不能受氣,全家一直都捧著哄著他。高考前夕,外公被查出來食道癌,親戚們都瞞著老人,也瞞著她,怕影響她心情。后來外公自己察覺到了,自語道:“我怕是活不了多久了。”后來做手術后,外公住院時身上插著管子,里面混著血水,實在受不了病痛,這個倔強了一輩子的老人流著淚說“痛”,前來探病的馮秋紅很難受,“心里堵得慌。”像是第一次發現以前高大的身影變得瘦弱矮小,她一邊心痛老人的病情,一邊痛恨自己的無力。“太難受了,我就想自己快點長大,能快點分擔家中一切責任。”

停下來 慢慢走

馮秋紅很感激伴隨她成長一直鼓勵和幫助她的親朋好友和愛心人士:高中時免費為她補課的老師、經常給她買衣服和食物的親戚,以及支助她大學學費的南充市委領導。“不好好學習的話,會覺得很對不起關心愛護我的大家。”

2015年,她以超過一本線的成績考入西華大學工商管理學院,從小起她的學習就沒讓家里操過心,一直都很穩定。高中時,因為性格過于靦腆,在老師和朋友的鼓勵下競選班長,在站上講臺那一刻,“整個人都是懵的,很慌張,不知道怎么面對臺下這么多雙眼睛。”馮秋紅因為家庭原因,很少主動和外人接觸,這次選擇競選班長是鼓足了勇氣的,因為“總得讓自己走出去啊,不能困在一個地方。”這次競選給她人生畫上濃墨重彩的一筆,她打開一扇窗,小心翼翼的接觸外界的陽光和風雨。

雖然是大一新生,馮秋紅已經積極的成為學院外聯部干事中的一名。“大一課業中,每天除了教室就是學生會,時間很充實。”現在她的身上已經看不出絲毫內向的影子,只有沉穩的氣質沉淀下來。換了個地方,離開待了18年的家,她從最開始的不適應很快融進大學生活中,在學生會中忙得腳不沾地,這些都很好的將她生活變得多姿多彩,為她以后更快適應社會打下基礎。

“家里的情況在慢慢變好,每次打電話回去,聽見媽媽說話,聽見外公和外婆商量家事,聽見爸爸問我過得怎么樣,我就覺得再壞的情況我都能撐下去。”即將到來的大二,馮秋紅的計劃是競選外聯部部長,“我想去試一下,看自己到底能做到哪一步。”

暑假生活中,兼職和回家兩個選項讓馮秋紅猶豫了很久,一邊希望自己能抓緊時間鍛煉,順便減輕家人負擔,一邊是第一次出遠門的時間太久,久到她太想念家人。“有時候會感覺泄氣,為什么我還沒長大,我想快點畢業,找一份工作,由我來養家。”每到這個時候,馮秋紅會給自己打氣,目前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轉變,一切都會過去的。“我真的很幸福,有關心我的家人,有愿意施援手的好心人,我得振作起來,對得起他們的期待。”

家里并沒給馮秋紅太大的壓力,清楚她性格的家人反倒擔心孩子把自己逼得太緊,大一新生們驟然從高考的強壓中解放出來,正是四處撒歡的時候,馮秋紅已經為4年后做準備,復習課本、查資料、參加學生會、社團……她的時間比其他學生緊,她太缺時間了,她覺得這才是正確的節奏。

在這個快節奏的時代中,爭分奪秒屢見不鮮,然而對于一個花樣年華的女孩來說,是否太過苛刻了些?希望馮秋紅在她人生軌跡上穩步前進的同時,能夠適時停下小憩,看看路邊風景,感受青春的美好華麗。

 



親子照 一念花開美學館
吉林11选5开奖走势图一定牛